Writersblog

Salomon Kroonenberg

Salomon Kroonenberg, 荷兰非虚构类文学作家

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荷兰的活动设计安排十分巧妙。组织者Tiziano Pérez和Bas Pauw,配对把诗人放在一起 >>> read more

康慨

康慨, 《中华读书报》记者

书展结束了。也许你会登一登长城,游一游胡同,然后回到荷兰,准备你与中国同行的合同。 这里是一些建议:... >>> read more

Michele Hutchison

Michele Hutchison, 荷兰De Arbeiderspers出版社编辑

第一天来到展台,我就问一位中国参观者,她的同胞会如何看待荷兰文学。... >>> read more

Michele Hutchison

Michele Hutchison, 荷兰De Arbeiderspers出版社编辑

今天真让人激动,我们终于见到了花城出版社的宋瑜。她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 >>> read more

Michele Hutchison

Michele Hutchison, 荷兰De Arbeiderspers出版社编辑

北京的交通吓死个人,我相信其他博主也提到这点了。到达展会现场需要一个小时时间。... >>> read more

Thomas Möhlmann

Thomas Möhlmann, 荷兰文学基金会工作人员

中荷诗人还有200余名现场观众一起在潮味十足的方家胡同度过了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猜火车餐吧楼上楼下挤满了热情洋溢的观众(估计平均年龄在25岁... >>> read more

Ingrid and Dieter Schubert

Ingrid and Dieter Schubert, Dutch illustrators

书展的第三天,蔚蓝的天空,这是几日来太阳初次高照。直到昨日,一层尘雾一直还笼罩着整个京城,深呼吸,不是一种选择,其实你最好避免呼吸。... >>> read more

康慨

康慨, 《中华读书报》记者

对中国读者而言,此乃了解荷兰文学的难得良机。我们的主宾国对其主题”开阔的风景·开阔的图书”之出色呈现,甚至好过了我的... >>> read more

Salomon Kroonenberg

Salomon Kroonenberg, Dutch writer

一只鸭子飞越世界无尽的海洋,极想找个地方产蛋。但那时还没有土地,也看不到任何绿色的山丘。芬兰的民间史诗中卡勒瓦拉的创世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宝瓶... >>> read more

Michele Hutchison

Michele Hutchison, Editor De Arbeiderspers

“在浏览的时代,我们提供阅读”——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所见标语。 昨天从开幕式回来,在大巴里... >>> read more

Michele Hutchison

Michele Hutchison, 荷兰De Arbeiderspers出版社编辑

Arbeiderspers出版社出版的外文图书集中一颗璀璨的宝石是一本薄薄的奶油色的、装在一个深红色的纸条盒子里的书。盒子上纵刻着镂空的卷曲... >>> read more

Michele Hutchison

Michele Hutchison, 荷兰De Arbeiderspers出版社编辑

我在工作中遇到的中国出版人,不管是在伦敦、法兰克福,还是阿姆斯特丹,都非常讨人喜欢、有礼貌,同时又有些害羞。他们总是带着各种各样的礼物:套装... >>> read more

Salomon Kroonenberg

Salomon Kroonenberg, 荷兰非虚构类文学作家

我从没去过书展,也无法想象书展到底是什么样的。我要坐在一个小书摊后,就像在阿姆斯特丹的Spui广场上或者法国的塞纳河边一样,把我的书硬塞给那... >>> read more

康慨

康慨, 《中华读书报》记者

我从2006年开始报道荷兰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上的活动。第一篇文章的标题是《荷兰敲开中国书市大门》。... >>> read more

Henk Pröpper

Henk Pröpper, 荷兰文学基金会会长

图博会在即,现在该是时候感谢在过去的几年中为荷兰文学做出努力和贡献的我们的中国朋友们了。首先要感谢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的组织方,早... >>> read more

Henk Pröpper

Henk Pröpper, 荷兰文学基金会会长

再过两周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图书博览会之一,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就要正式拉开帷幕了。 众所周知,荷兰是今年北京图博会的主宾国。荷兰文化部的国务秘... >>> read more

迪特尔 & 英格丽特•舒伯特(Dieter en Ingrid Schubert)

迪特尔 & 英格丽特•舒伯特(Dieter en Ingrid Schubert), 荷兰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

Ingrid and Dieter Schubert are Dutch illustrators... >>> read more

Ramsey Nasr

Ramsey Nasr, 荷兰诗人

R诺姆西•拿瑟尔,荷兰诗人、作家、演员、导演。... >>> read more


Michele Hutchison, 荷兰De Arbeiderspers出版社编辑

新经典文化

北京的交通吓死个人,我相信其他博主也提到这点了。到达展会现场需要一个小时时间。

中方出版业手中获取了一些数据

时间大都是在拥堵的高速公路上蠕动着穿过低空的尘雾。我们自以为错过早8点的班车,然后稍晚打车是明智之举。结果却在路上熬过了紧张的50分钟,我们一路祈祷能快一点,结果第一个约见就迟到了。幸运的是错过见面的编辑又回到了我们的展台,于是在我与第二位约见的客人开会时,我的同事跟她见上了。这变成了一场喜剧的马腾•厄特哈尔特作品的争夺战,两家出版社都对他的书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同事约见的编辑也十分关注第一位朋友昨天试图购买版权的那部小说,就是那个要求打折的人。口译告诉我们他一大早就来到展台,想要拿走这本书的英语版本。遭到拒绝后,他要求他们把书锁起来,以免别人把它拿走。等到了中午,我们需要去往新闻中心约谈中国的出版商时,已有许多人试图借走这本书。Elik不得不把这本书带在身边,保证它的安全。那个要求打折的人说得没错,在这里,英语版本的书简直就是黄金。

在经历完新闻中心十分尴尬的见面后,我们又去了版权中心。这回的见面更有启示性,也更接近与我此前的期望值。在一个区区几平米的偏僻空间内,摆放着大约十张桌子,而这显然不是法兰克福。某代理商告诉我,这是他到过的最差的书展。在展会开始前两天,他被告知需要登记签到,同时领取他的免费参展证。由于他没有及时办理,最终在入场时被阻拦在外。展会的第二天,他才首次进入展厅。他在入口处从某不法兜售凭证的小贩手中买了一张票,才得以进场。

我从中方出版业手中获取了一些数据:一本成功的国内作品大约能卖到100,000册,进口的最畅销文学小说可卖到30,000册,通常一次的印刷量为8,000册。几项极端的例子:《达芬奇密码》出售了180万册,《追风筝的人》出售了700,000册,《大象的眼泪》为200,000册。但是没有任何一本能像日本的回忆录那样突破330万册。它由新经典文化出版社出版,我一到达书展会场就立刻试图与他们取得联系,却没能找到他们所在的确切位置。神秘角色吧?有传言说他们去年支付了出版代理人卡门•巴尔塞伊丝一百万美元,用以购买《百年孤独》的版权,并于去年首次出版了非盗版的作品。他们还同样为村上春树的《1Q84》支付了一百万。可是他们在哪里呢?可以肯定的是无法从荷兰文学基金会的联络 单上找到他们的任何信息。我会继续寻找他们。

差点忘了,今天没带名片,真是失策。